自驾15小时的返锡路:体温测量、身份登记一关一关过,还要居家观察两周

2月7日下午两点,孙鸿将防盗门打开一条缝,把一袋垃圾放置在门口――动作极为小心翼翼,生怕扯坏了门上的封条。

这是孙鸿从河南回到无锡的第二天,也是他被居家隔离的第二天。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12天里,孙鸿也不能出门。若需要买菜,则在网上下单后,由社区工作人员送上门,垃圾也有专人负责拎下去扔。

这时,孙鸿才意识到,这场全民参与的抗疫斗争才刚刚开始。

自疫情防控阻击战打响以来,全国各地从交通防控等外防输入,到隔离、诊疗等内防扩散,一切都安排得紧张、迅速、严格而有序。

出发:天还未亮,多路不通

1

孙鸿成为新无锡人已有十二年。上世纪九十年代,孙鸿跟随家乡人,从河南省驻马店市来到无锡务工。后来,为方便孩子上学,孙鸿将户口迁至无锡,只有过年期间,才会自驾回老家看望父母。

今年也不例外。然而,回到家乡后不久,在亲历了河南封路封村、村口大喇叭全天广播禁止串门等连番措施后,孙鸿意识到疫情的严重性。因而,对于何时返锡上班一事,孙鸿犯了愁。

一方面,需自驾近700公里、跨越三个省、在多个服务区停留,孙鸿担心在人流聚集处,容易沾染上病毒。另一方面,孙鸿所在工厂通知将于2月10日复工。几经权衡下,孙鸿决定于2月5日返锡。

相比往年,今年年初可谓是暖冬。“往年在老家过年期间,门口的水管时不时就会因为温度低而被冻上,出不来水,室外放的水盆里也会结冰。而今年水管还没有冻上过,下的雪也没有积起来。”孙鸿抬头看了看天,目光悠远,停顿了一下后,缓缓说道,“看来是不会再冷了。”

2月5日,起风了,气温骤降10度。

凌晨4点,孙鸿便起了床,他想提早些,尽量避开路上人多的时段。吃完早饭后,孙鸿迅速将行李收拾好,上车出发。手机上的导航软件显示,全程大约需要6小时47分钟。当时是早上6点,天还未亮,路上空无一人。

在得知本县的高速入口封锁后,孙鸿驾车前往邻县,却在国道上被交警拦下,“这条路不让走了”。孙鸿心里“咯噔”一下,随即下车向交警询问情况。后面同样被拦下车的司机告诉孙鸿,现在上高速公路,只能从驻马店市的入口进入。

“交警也很危险啊,没有防护服,只戴着口罩。他见到我们走近,立马后退了一步,侧对着我们说话。”上车后,孙鸿感叹道。

在去市里的路上,孙鸿遇到多个防疫检查点。测完体温显示正常,又登记下车牌和手机号等信息后,方可通行。

在途:过一防疫检查关卡用时4小时

2

上了高速,孙鸿提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。此时已是早上9点,按导航显示时间,预计下午3点到达无锡。

开车的全程,孙鸿都戴着口罩,不敢马虎。路上的车极为稀少,秉持着尽量少去服务区,去服务区也要尽可能缩短停留时间的原则,孙鸿基本以100公里/小时的速度驶完了前400公里。

下午1点多,孙鸿横穿了安徽省,到达江苏南京。行程已过近2/3,但导航仍显示还需4个多小时,孙鸿心里有些纳闷。

很快,他就知道了答案――道路开始出现拥堵。约6公里的路,一点一点向前挪,消耗驾驶员耐心的同时,困意也席卷而来。孙鸿用湿巾纸擦了擦眼睛,打开音箱放了音乐,又抽了根烟,才将困意生生压下。慢挪之下,注意力也分散到其他感官,孙鸿这才觉得耳朵被口罩的松紧带勒得生疼,“像刀割一样”。

4个小时后,孙鸿排到了队伍的前方,接受防疫检查。每辆车的每个乘客都需测量体温,这才造成了方才的堵车。对此,孙鸿表示理解:“这也是为我们好,把有问题的人拦下,我们也就更安全了。”

晚上7点,天已黑漆漆一片,高速公路两旁矮桩上的反光片折射出点点星光。孙鸿路过常州收费站,看到出口处排了几公里的队伍,而且前挪的速度极慢,孙鸿有些惊讶,随即开玩笑地对妻子说:“无锡出口估计也得排队,我们不会明天才能到家吧?”

晚上8点半,孙鸿到达无锡西站,出乎意料地没有排队。在相关工作人员的要求下,孙鸿及家人均出示了身份证,报了电话号码,在经检测体温正常后,终于进入无锡。

归家:签署保证书后方可入内

3

从收费站出来,孙鸿便关了导航,“接下来的路太熟悉了。”而在驶错了一个路口后,孙鸿讪讪地笑了笑,心情却很愉悦。

离家渐近,胜利在望。然而,孙鸿却停在了这段路程最后200米的小区门口。

“你从哪里来的?”小区门卫大叔有些惊讶,小区已多日未有车辆进出了。在得知从河南回来后,门卫大叔更是如临大敌,“不能进不能进。”

一瞬间,孙鸿心里闪过多个念头:只能去住酒店?集中隔离?还是只能返程?孙鸿耐着性子,仔细询问了才得知,从湖北、广东、浙江、河南、湖南、安徽、江西这七省来锡人员,都应去社区“开证明”,才能进入小区。

“都九点了,社区还有人上班吗?”在得到肯定答复后,孙鸿来到社区办公楼,在签署了全家在家自愿隔离观察两周的保证书后,小区门卫才放行,但只能让人进去,车要停在小区门口,等待第二天消毒后才能驶入。对此,孙鸿配合地悉数接受,于晚上9点多踏入家门。

2月6日上午9点半,孙鸿打电话给小区物业主任,经其同意后,将消毒完的车开入车库。上午10点,社区工作人员上门贴封条,并向对面住户说明此间情况,让其不要恐慌。

关好门,孙鸿拿出温度计量了下体温:35.9度。叮嘱妻子也量下体温并记录在表格上后,便坐在沙发上休息。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地下着,孙鸿觉得有些冷,起身关严了窗户。翻阅了手机里的新消息,得知工厂将上班时间推迟了,而具体时间待定。

2月7日,雨已停。下午,无锡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应急指挥部发布通告称,凡是没有本市身份证件以及未在本市办理暂住登记的人员,一律暂缓来锡;凡是未通过复工防控措施核查的企业,其外来务工人员一律暂缓来锡;对于来自湖北、浙江、广东、河南、湖南、安徽、江西等疫情重点地区的外来务工人员,一律暂缓来锡。上述人员擅自来锡的,一律劝返。

这一天,天色虽然阴沉沉,但雨后空气着实清新,孙鸿站在窗边,深吸了一口气,忽听得窗外传来几声鸟叫“布谷布谷――”。

(文中人物为化名,照片由受访者提供)

记者 何思

―― / 疫情专题推荐 / ――